一般對 Ansel Adams 的印象是一系列優美脫俗的國家公園風景照, 不過在早年 (1950 以前) 攝影還不被當做是藝術的年代, 為了糊口, Ansel Adams 也在塵世裏接了非常多的商業攝影委託案, 而且拍得相當傑出, 接案的對象是像 AT&T 這級的大公司. 在他的回憶錄《光與影的一生》裏就談了不少為了商攝而到處拍照, 接觸到的人物跟趣事.

我在 Ansel Adams 寫的攝影書 《The Negative》看到這幅商攝作品, 相當有趣:

DSC_6043
Vronsky and Babin, Duo-Pianists, San Francisco

Ansel Adams 年輕時鋼琴造詣極佳, 一度打算當職業鋼琴家. 由他這種內行的人來拍鋼琴家, 實在再適合不過了. 《The Negative》這本書雖然主題是負片拍攝技巧, 但在解說範例照片時, 也連帶提到拍照時的內功心法, 這才是最有趣的地方.

這張是打算用在唱片封面的照片. Ansel Adams 認為雙鋼琴家是地位相等, 心靈契合的伙伴, 照片要符合這個特性, 不能拍得太疏離,  也不能拍得比重不均, 所以從側面取景, 兩個人隔著幾乎三公尺 (Steinway D 型演奏琴是 274 公分) 的鋼琴, 這樣不行; 而從琴鍵這邊拍, 兩個人又一近一遠, 照片上一大一小, 這樣也不行.

最後的解決方案還是從琴鍵這邊拍, 用長鏡頭, 從 10 米外的距離, 站在將近 3 公尺高的梯子上拍攝. 長鏡頭可以壓縮遠近距離, 讓兩個人看起來很接近, 而且在照片上一樣大. 不過長鏡頭的景深很淺, 所以又得打燈照明, 讓光圈可以縮到 F32, 這樣才能將兩個人都拍得很清晰, 得到上面這張理想的照片.

而我覺得照片出色的地方在雙鋼琴家的情感交流, 及演奏中的 "決定點". 照片中遠處的鋼琴家面帶微笑的看著伙伴, 讓看照片的人覺得是一場好聽的演出, 讓人很想身歷其境的聆聽. 照片中的女鋼琴家從肩膀到最終端的右手小指, 是呈現力量跟技巧的瞬間, 讓原本很脆弱的小指的施力從身體傳遞下來, 以彈出明亮的音色. 右手小指常常在曲子中擔任旋律線的最突出點, 選這個瞬間來拍攝, 果然是深暗箇中眉角的 Ansel Adams 會端出來的大作.

 x x x x

不過, 最後唱片公司採用的卻不是上面這張, 而是下面這張 (都是 Ansel Adams 拍的):

l

114248582

呃, 最後的成品, 從現在來看還真有點滑稽. 不過這是彩色印刷剛開始發展的年代, 在一片黑白商品中, 畫龍點睛的打上兩個顏色, 這是銷售上成功的操作.

唱片公司最後採用的是臉孔較明顯 (分別是正面跟側面角度), 表情較嚴肅的照片. 原因很容易理解, 因為將商品 (鋼琴家) 拍清楚是商攝的第一要素, 而嚴肅的表情應該是市場考量, 因為古典樂唱片封面的人物, 只要是演奏中, 表情幾乎都是嚴肅的, 這也的確是聆聽現場演奏時, 觀眾看到台上演出者的樣子.

其實只要有機會跟音樂家聊聊, 至少看看他們的傳記文章, 音樂家的內心都是一座情感豐富, 熱情澎湃的火山, 不這樣的話, 根本支撐不住枯燥跟壓力龐大的職業演出. 演奏當下的嚴肅表情, 只是因為專注, 並不是心情很嚴肅.

只能說從演出者的角度, 跟從銷售者的角度看一場表演, 取到的景是非常不一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ctile 的頭像
Tactile

Murphy 的攝影記

Tacti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